新的合规风险将重新定义大宗商品市场

如今的商业界,供应链趋向全球化,很多复杂产品包含成千上百个零部件,而相关法规错综复杂,维权人士随时准备发起指控,社交媒体可以让无限放大任何一个小事件,在这样的背景下,供应链潜藏的风险也呈爆发式增长。

 

当前的问题并不难理解。供应商将两类大宗商品混杂在一起,起到鱼目混珠之效。第一类商品有一些限制性条件,如要缴纳高进口税赋、遭受经济制裁或有质量瑕疵;另一类无需缴纳此类税费。最后供应商按照价格更高的那部分商品给这部分混合商品定价。

如果将这些行为界定为“进出口伪报”(为了逃税、洗钱、逃避资本控制等目的)这个较为宽泛的范畴内,腐败数额是非常惊人的:根据全球金融诚信组织(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的调查,2004年新兴市场因腐败损失4653亿美元,到2013年这个数字则达到了1.1万亿美元。即便从狭义的角度来看,其数额依旧不可小觑。根据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预测,单是假药劣药一项的收入就达到750亿美元。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计算,2007年全球假冒商品贸易金额达到2500亿美元,自此以后这个数字一直有增无减。

这是大宗商品领域面临的新风险。过去大批量购买原材料的买家最关心的是价格波动和供应商数量是否充足,考虑这些是为了合理预测市场形势或避免业务中断。如今公司还必须更多关注合规风险(例如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与了受制裁的经济活动或骗税行为)和声誉风险(例如货物被查出来源于不良供应商)。

 

供应链上游风险集中

消耗原材料的企业处境更为艰难。针对它们的群众监督和机构监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严格,而很多公司还没有建立合理的流程或架构来有效处理这些大宗商品风险。

例如,公司一般有一套方法来管理价格风险,它们可以利用复杂的风险对冲策略来规避原材料的价格波动,一般是公司内部的财务部门或司库部门牵头这项工作。与此类似,采购部门则负责寻找可靠的供应商来减少业务中断风险。

但供应链中的合规和声誉风险却有很大不同。公司的努力方向不是在横向层面上寻找更多原材料供应商,而是要从纵向层面上监管供应商,了解供应商的供应商,层层深入,确保供应链的任何一环都没有掺杂违规的商品。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建立全新的监管机制,审核所有大宗商品来源;让司库、风险、采购和合规部门形成全新的合作关系共同做好这项工作。

供应链下游

大多数公司已经意识到了直接供应商、经销商和其他第三方带来的风险,甚至一些公司出台了全面的方案来引导第三方遵守其行为准则。但这种监管只能触及供应链中的直接合作方。真正的风险来源于供应链下游,你的第三方的第三方,向下层层推进。

这也就是说如果企业要想根除大宗商品违规交易行为,必须将尽职调查深入到供应链下游。原产地证书通常是要做的第一步,但也只是第一步,是最基础的风险防范方法。要制定一套环环相扣的大宗商品防腐败方案,要做的绝不只是这些,还要做到以下几点:

  1. 详细记录相关工作
  2. 遵循可靠标准
  3. 拥有审计权利
  4. 建立一套以利益为导向的机制

 

第二个战场:企业内部                                                                                                     

公司面临的另一项挑战是确保公司内部与供应链打交道的职能部门(可能涉及大量人员)将他们发现的所有风险告知公司内的所有人,以便高层管理人员协调各方力量防范风险,减少花冤枉钱或被媒体曝光等情况出现。

这些沟通渠道非常重要。汤森路透在去年秋季进行了一项调查,采访了超过600位供应链专业人士,其中接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称采购和合规部门要负责两项任务:评估供应链中的风险,评估第三方受否遵守了公司的政策。

很多组织在多年前就已经设立了合规部门或风险委员会,以便让组织内部的所有人都意识到各类风险和挑战。随着监管机构、投资者和公众将全球业务标准的担心投注到全球各地的企业,供应链风险已经没有太大差异。这些压力会向下游传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