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来自中国的生态文明与可持续发展领域领军人物!

——汤森路透独家专访章新胜

我们有幸邀请到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主席、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执行委员会主席,也是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的创始人章新胜先生,与汤森路透可持续发展专题主编Tim Nixon先生对话,与我们分享他对可持续发展的愿景和实践。

Tim:章先生,作为“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Eco Forum Global)”这一中国在生态文明领域唯一一个国家级、国际性论坛的联合创始人,能否请您谈谈这个论坛的最新发展情况以及它的重要性? 


章新胜:有人将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以下简称EFG)称为中国的绿色达沃斯论坛。EFG创立于2009年,在国内外已经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参与。它的启动背景是,中国自身已经发展到了资源节约与环境保护成为主要问题的阶段。人们渴望蓝天、净水和健康食品。国民经济没有得到可持续发展。因此,中国政府将环境保护与资源节约列为高度优先事项。我们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创办了 EFG,而同时在国际上,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已成为主要议题。


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本身是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合作的成果,汇聚了政府、私营部门、科技和学术界、民间、媒体等全球各界的重要利益相关者。其强大的号召力为领导者与相关领域中的世界顶尖人才平等对话、分享知识和最佳实践、实现利益趋同进而寻求现有问题的解决方法提供了平台。


论坛的办会模式实行民间运作、政府支持。自成立以来,EFG在世界各地产生了重大影响,因而已成为全球主要讨论可持续发展和生态文明议题的国际论坛之一。如今,来自政府、商界、非政府组织和学术界的决策者纷纷现身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部分原因是我们处于发展中国家经济与发展理念的中心,还有部分原因是我们展示最佳实践、解释和影响政策并洞察未来趋势,从而确定保护与发展议程。

Tim:EFG的理念有何重要意义? 


章新胜:我们以“生态文明”这一理念为核心。这个理念由早前以个人与部落、君主或单一民族国家的关系为基础的个人与社会之间的主要关系的理念发展演变而来。在当今时代,一个国家采取的行动能够并一定会影响其他国家。气候变化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由于在过去几个世纪对大自然的破坏,我们如今正受到大自然的惩罚。因此,我们所说的生态文明这一全新理念强调,个人对地球(而不仅仅是其所在的小社区)负有持续的责任,并与之有着持续的关联。如今,政府、企业和个人相互之间的关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密切。


生态文明理念不仅凝聚着人类世界在可持续发展目标(SDG)和气候谈判方面已取得的显著进展,而且推动着其进一步发展;它通过同步展示实际落实得典范来做到这一点。“生态文明”并不只是将保护环境视为发展的“附加条件”,而是将其作为发展的基本组成部分纳入主流。


人类的历史告诉我们,文明社会的兴衰与生态环境的兴衰密切相关。一个腐朽的政权可能被推翻,并被另一个政权所取代。然而,如果一个生态系统被过度破坏,那么该地区的整个文明终将灰飞烟灭。无论是政权还是当地居民都难以幸存。美索不达米亚古文明、玛雅古文明和丝绸之路上赫赫有名的楼兰古国的衰落无不证实了这一真理。


人类文明从原始文明发展到农业游牧文明历时约3百万年,农业游牧文明持续了3到6千年,直到300年前才转变为工业/商业文明。然而,目前的发展模式已经表明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我们若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并对我们的子孙后代负责,目前的商业文明就必须促进生态文明,并最终发展为生态文明。人类文明的这一发展进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Tim:这是一个非常令人瞩目的理念,但在重大决定似乎往往由利润动机和权力驱动的现状下,这个理念真的重要吗?


章新胜:确实,你说的这些有时是大多数导致环境恶化和更不可持续的决策的关键驱动因素。但是,我们要明白,这些动机就像是潜在疾病的症状。我们不仅要解决病症,还需要解决病因,这意味着要重新定义全球治理的责任和义务,改变生产与消费模式,以及个人与地球之间的固有关系。我们的行为关系到家庭、村庄、城市、国家和地球。正如亚当·斯密(Adam Smith)曾经强调,市场经济这只无形之手的正常运转必须具备两个前提条件,完全制度化的社会和完全符合道德伦理规范的社会。

Tim: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起源于贵州,中国最贫困和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您为什么选择这个地区?


章新胜:贵州是位于喜马拉雅山脉第二大高原的内陆山区省份,气候宜人,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丰富,但也脆弱。贵州曾经是中国最不发达的省份之一(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低于西藏)。因此,在这个非常贫困但生态地位显赫的地区成功落实生态文明理念将成为一个令人瞩目、有说服力且可复制的案例研究。如果贵州能取得成功,中国其他省份就没有理由不成功。


另一个主要原因是,贵州的领导人与EFG有着相同的愿景和价值观。大家普遍认为,贵州省应探索一种既不同于中国东部地区又有别于中国西部其他地区的全新发展模式。


自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启动以来,该地区已经涌现大量投资,并取得了巨大发展。生态文明理念及战略为这一发展提供了指导,提高了该地区发展的可持续性。贵州已成为中国的大数据中心,吸引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华为以及诸多跨国公司,比如富士康、高通和苹果公司等等。与此同时,贵州已被纽约时报推举为2016年全球52个最有吸引力的旅游目的地之一,是中国仅有的两个获选目的地之一。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已经表明,发展而不破坏环境在成为全球政策之前是可能做到的。这正是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的核心主旨。


Tim:是否需要提高全球经济的透明度以衡量和管理可持续性?


章新胜:是的,这至关重要。这方面需要全球各地一起加倍努力,而不是口惠而实不至。我很高兴地看到,沃尔玛、阿里巴巴以及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正在积极提高其供应链的透明度。各国政府也开始采取措施来提高透明度。但是,这仍然不够。在中国及全球范围,仍有些公司没有清晰透明地报告其温室气体排放量。这只是数据缺失的一个例子。没有此等信息,政府领导、投资者和消费者如何能明智地决策呢?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为了实现中国最新五年计划及全球社会所呼吁的绿色环保型发展,显然需要极力提高透明度。


Tim:您认为多样性与可持续发展有关联吗?


章新胜:
谢谢你提出这个问题,这二者当然有关联。“单一性”使事物不可持续。多样性使事物富饶高效。中国伟大的哲学家孔子曾说过,和而不同。我们要欣赏和鼓励多样性,因为它是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源泉。我们需要多样性来实现生态文明,因为多样性这一现实拓展了我们现有的思维模式,而且多样性也是我们得以创新并汲取能量度过这个历史转折点的一种渠道。

Tim:作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主席及EFG的联合创始人,您觉得什么最令您振奋?


章新胜:除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绿色名录和生物多样性重要区域(KBA)等知识产品,我们这个联盟向世界推出的新产品—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Nature Based Solutions)(用我们的科学术语来说,就是基于生态系统服务的解决方案)也令我感到自豪,它已被载入《巴黎气候协议》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决议》。但如何实施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除了中国杭州G20峰会最新通过的“绿色金融”,另一项关键性的突破就是我们称之为“自然资本核算”或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的新核算体系。GEP概念的提出旨在将生态系统作为国内生产总值(GDP)及其他国家评估指标的等效指标进行评估。这意味着,我们不仅可以比较公司、城市、国家甚至全球的经济增长幅度,还可以比较在经济增长的同时我们的自然环境所付出的代价或得到的惠益。这对于经济学家、投资者和消费者了解政策、投资及购买决定的影响是一项巨大突破。作为实施“生态文明”的一部分,这一概念需要我们大力倡导。

 

作者:

蒂姆·尼克松(Tim Nixon),汤森路透可持续发展负责人及专题主编

蒂姆·尼克松是汤森路透可持续发展思想领导小组负责人,一直与各种非政府组织及私营部门合作伙伴的思想领袖保持互动。他曾在全球决策活动中发言,包括由世界银行主办的“土地与贫困”大会、联合国责任投资原则协定年会和联合国环境大会(UNEA)第一次全球性会议。他还在汤森路透的诸多频道发表了大量博文,并发表了四份关于世界500强公司温室气体排放趋势的报告。

 

章新胜,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现任主席,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的创始人

章先生已年逾60,在其职业生涯中已帮助推广许多重要的新理念。这些理念包括“自然资本核算”,即在发展经济的同时追踪自然资本的使用情况(他称之为“自然生态系统核算”)。另一个理念是,我们都是“生态公民”,意思是作为个人,我们的主要且最重要的关系不是与城市、州/省或国家的关系,而是与地球之间的关系。这种观念转变对于我们实现全新、更全面的市场决策至关重要。

在就职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之前,章先生还担任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负责人,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宗旨是“通过教育、科学及文化来促进各国之间的合作,以增进对正义、法治及联合国宪章所确认的世界人民不分种族、性别、语言、宗教均享有人权与自由的普遍尊重,对世界和平与安全作出贡献。”。  查明和保护世界上一些最具多样性和文化意义的地标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酷的工作之一。